Huaxi shares 15 years difficult to achieve the three transformation, accompanied by dismal financial-ca1871

Huaxi shares 15 years of the three transition difficult financial near the dismal performance of sina finance Level2:A shares of sina finance client speed Kanpan: the most profitable investors are prodding the Changjiang Daily News Editor for 17 years listed shares and famous upside down: land economy only a short while ago, Chinese village emerged. They are known as "the best in all the land in the village of Jiangsu, Huaxi Village, a village in the suburb of Beijing industry the first village of Beijing Hancunhe village, there are 35 billion yuan in Shanghai ranked the first nine village village…… Each village is famous for its rapid development. However, the vicissitudes of the world, now these economic famous village weather? On the eve of the Spring Festival, Changjiang Daily reporter went to Wuxi, Shanghai and other field Tafang found that had brought a profit and glory to economic village traditional business is declining, while the transformation of Huaxi Village’s difficulties — high-profile restructuring financial outlook has yet to be verified; Hancunhe flag village Han Jian Heshan listed, but the collective economy in the overall loss nine village transformation scheme; slow progress, the financial sector in the attempt to sell the pawn companies and come to an end; and the village of Shenquanzhuang sold its listed companies Jiangquan industry. "At present, is steady development mode of village economies can learn from." Famous economist Song Qinghui told the Yangtze River Daily reporter, said, village level economic development can not be accomplished overnight, according to their own factors need to find a real effective profit point. (thematic planning Yao Haiying) – reporter Yin Yongguang Intern Fan Weiya from Nanjing cold air mixed with a similar chemical glue smell; on the road, all kinds of automotive "unscrupulous" issued by the roar of the motor. The night of January 24th, the daily news reporter in the streets of Huaxi Village, through the 72 five-star dragon Xida hotel investment by Huaxi Village, light "the best in all the land village archway is visible. However, it seems that the prosperity of the village level listed companies can not cover the West China stock (000936.SZ) helpless and decline. Changjiang Daily reporter survey found that Huaxi Village was the highest achievement of China’s rural economic development". As the external "business card" of Huaxi Village, the business focus of Huaxi shares has changed several times, from wool textile to chemical fiber, and then to the terminal, until the end of 2015, Huaxi shares a high-profile declaration that it will set up a gold control platform. "Every time we are a process of transformation, not completely transformed."." In January 25th, Huaxi shares financial director Wu Wentong told the Yangtze River Daily reporter interview, said Huaxi shares transformation of finance is mainly due to the main business, chemical fiber business grim situation. In addition, he admits that this is the overall layout of the group, but also related to the continued downturn in Huaxi stock price. Data show that in 1999, Huaxi shares (listed as "Huaxi Village") issue price of 8.3 yuan, before 2002, the stock price remained at twenty or thirty yuan level, 2011 began to continue to decline, to February 5, 2016 closing price of 8.38 yuan. In fact, in the A share market, there has been a small force of existence – village level listed companies, they have been on behalf of

华西股份15年三次转型难奏效 傍金融业绩惨淡 新浪财经Level2:A股极速看盘 新浪财经客户端:最赚钱的投资者都在用   上市17年股价与名气倒挂被打回原形   长江商报消息 编者按:曾几何时,中国大地上经济名村涌现。它们中有被誉为“天下第一村”的江苏华西村,有产业兴村的京郊第一村北京韩村河村,还有位列上海356个亿元村之首的九星村……每个村都因高速发展而闻名全国。   然而,世事变迁,如今这些经济名村气象如何?春节前夕,长江商报记者奔赴无锡、上海等地实地踏访发现,曾为经济名村带来滚滚利润和荣耀的传统业务正在走向没落,而转型困难重重――华西村高调转型金融前景尚待考证;韩村河村旗下韩建河山上市,但集体经济陷入整体亏损;九星村转型方案缓慢推进,其在金融领域的尝试也以出让典当公司而告一段落;而沈泉庄村则卖掉了旗下上市公司江泉实业。   “当前而言,稳中求进是村级经济体可以借鉴的发展模式。”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接受长江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村级经济体发展不能一蹴而就,需要根据自身因素寻找真正有效的盈利点。(专题策划 姚海鹰)   □本报记者 尹永光 实习生 范维雅 发自南京   浑浊的空气中夹杂着一股类似胶水的化工气味;马路上,各式汽车“肆无忌惮”地发出马达的轰鸣。1月24日夜晚,长江商报记者置身于华西村的街道上,透过由华西村委会投资的72层超五星龙希大酒店,灯光中“天下第一村”的牌楼依稀可见。   然而,繁华的背后似乎掩盖不了其村级上市公司华西股份(000936.SZ)的无奈与衰落。   长江商报记者调查发现,华西村曾是中国农村经济发展的“最高成就”。作为华西村对外的“名片”,华西股份的业务重点却几经变换,从毛纺到化纤,再到码头,直至2015年末,华西股份对外高调宣称将组建金控平台。   “我们每次都是陆续转型的一个过程,没有彻底地转型过 。” 1月25日,华西股份财务总监吴文通接受长江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华西股份转型金融主要是因为主业化纤经营形势严峻。另外,他坦承,这是集团的整体布局,也与华西股份股价持续低迷相关。   数据显示,1999年华西股份(上市时名为“华西村”)发行价8.3元,2002年之前股价维持在二三十元的水平,2011年开始持续下跌,至2016年2月5日收盘股价为8.38元。   事实上,在A股市场中,一直有一股微小力量的存在――村级上市公司,它们曾经代表了中国农村经济的高峰,但随着经济增速下行、结构调整、产业转型,它们大多跟不上节奏,业绩惨淡。北京房山韩村河村旗下韩建河山(603616.SH)上市首年利润预减75%-60%,江泉实业(600212.SH)2012年-2014年中有两年亏损,2015年6月其实际控制人沈泉庄村直接出让了所持股份。   高调转型“三驾马车”需市场检验   2015年12月29日,华西股份对外高调宣称,将转型金控平台,考虑购入券商牌照。   实际上,华西股份在金融领域的布局贯穿了2015年下半年――7月28日,设立一村资本和一村资产,同日一村资本受让并增资深圳前海同威资本;8月13日,一村资本出资5亿元设立华西并购基金;9月9日,一村资本出资在上海设立华聪投资中心(有限合伙)和华毓投资中心(有限合伙);10月22日,参与竞拍海际证券6.67%的股权。   华西股份董秘王宏宇1月25日回复长江商报记者称,华西股份转型金控平台的核心是构造投资能力,形成以并购业务、资产管理、创投业务、互联网金融业务为核心的业务发展模式。吴文通则告诉长江商报记者,华西股份旗下的互联网金融平台目前正在建设中。   实际上,截至目前,华西股份化纤、码头和金融“三驾马车”的业务构成逐渐成型。其中,金融板块包括一村资本75%股权、一村资产100%股权、华西投资100%股权、华西财务100%股权,另外持有华泰证券(601688.SH)0.43%股权、东海证券(NEEQ:832970)5.99%股权、江苏银行(已过会)2.39%股权。   吴文通介绍称,一村资本以一级市场并购业务为主,华西并购基金在2015年完成了对“点点互动”项目的并购投资工作;一村资产以二级市场私募基金产品为主,目前有三位基金经理,管理规模约为7亿元;华西投资主要基于公司战略定位,在具有技术领先能力并能够填补国内空白的高科技领域进行投资,2015年华西投资完成对上海方创资本的投资,持股12%。   方创资本实际上是一家融资平台,被称为“互联网投行”。吴文通告诉长江商报记者,方创目前正在申请新三板挂牌。   金融版图确立后,华西股份实际上形成了华西村、上海两个“中心”。“传统业务在华西村,由总经理李满良负责,金融业务在上海,由董事长汤唯清、副总经理兼董秘王宏宇牵头。”吴文通表示。   经济学家宋清辉1月24日接受长江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华西股份转型金控平台能否成功的关键在于人才,“如果华西村能够引进高端金融人才、培养新鲜血液,那么金融前景可观;如果还是按老一套模式盲目扩张,将以交学费为主。”   股价低迷 净利润复合增长率-36.3%   对于华西股份来说,“转型”似乎早已是“家常便饭”。   华西股份2014年报显示,华西股份1999年上市时的主营业务是纺织品、化工原料、服装制造、国内贸易、热电站,之后有三次变更,2001年加入化学纤维品,2007年去掉了服装制造,增加了电气设备的安装、维护和调试服务,2011年去掉了纺织、热点站和电气设备,剩下化工原料、化学纤维品的制造和国内贸易。   “我们每次都是陆续转型的一个过程,没有彻底地转型过。”吴文通接受长江商报采访时表示,“我们的几次转型,都是在实体经济出现问题、上市公司经营出现困难的时候,我们把包袱丢给集团,集团再把好的资源注入给我们。”   作为华西村对外的名片,华西村以及华西集团对华西股份的“上心”可见一斑,这种方式也出现在此次华西股份转型金融的过程中。公开资料显示,华西股份旗下主要的金融资产――东海证券、华泰证券、江苏银行的股权,都来自华西集团。   如此大力的支持自然与华西村“新书记”吴协恩对金融业的重视分不开。   媒体曾报道,早在“吴仁宝时代”,吴协恩便开始涉足金融业务,但是直到取得盈利才敢告知吴仁宝。“后吴仁宝时代”,吴协恩曾对外宣称:“华西能拿的金融牌照要都拿到,政策不允许做的业务也要与别人合作,逐步参与。”   对此,吴文通表示,华西股份转型金融与此“有一定关系”:“华西集团是我们的第一大股东,我们转型的基本思路还是要和集团沟通,关键是要取得集团的支持。”   除此之外,吴文通也坦承,转型金融除了吴协恩看好,也是为了应对华西股份股价长期低迷的窘境。1999年华西股份(上市时名为“华西村”)发行价8.3元,2002年之前股价维持在二三十元的水平,2011年开始持续下跌,至2016年2月5日收盘股价为8.38元。   “华西股份的股价与华西村三个字确实是不相匹配的”,吴文通告诉长江商报记者,“这与我们的经营理念有关。现在资本市场上纯粹做业务不进行资本运作企业,股价就起不来。”   实际上,除了股价,还有“钱袋子”――华西股份近几年尝到了金融资产的“甜头”。华西股份2014年年报显示,公司从参股子公司江苏银行、华泰证券、东海证券、华西财务共取得投资收益2948.72万元,占2014年营业利润7334.94万元的40%。   另外也最主要的原因是,华西股份主营业务化纤整体经营行驶比较严峻。受化纤颓势拖累,2012年-2014年,华西股份营业收入复合增长率为-11.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复合增长率为-36.3%。   不过,华西股份2015年业绩预增40%-50%,原因是化纤行业情况好转、财务费用减少、投资分红增加,“其中最主要的是原材料――原油价格下跌导致的化纤行业好转”,吴文通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   没落的“华西村”远不只一个   事实上,除了华西股份,其他村级上市公司也大多经营惨淡。   2015年6月3日上市后,韩建河山2015年前三季度的净资产收益率仅为0.63%。韩建河山2015业绩预告显示,预计2015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将较上年同期减少75%-60%。   韩建河山控股股东为北京韩建集团,实际控制人为北京房山区韩村河村,该村因建筑业发展壮大,后来形成建筑、房地产、管业三大主业,其中管业的主要载体正是韩建河山。   “这跟我们公司主营业务PCCP(预应力钢筒混凝土管,用于长距离调水工程)所处行业有关”,韩建河山证券部崔姓工作人员1月22日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PCCP在韩建河山的营业收入中占比一直超过50%,且PCCP行业景气与否取决于政府的投资拉动,2015年出现了PCCP行业的整体下滑,所以业绩下滑是行业的普遍现象,并不是韩建河山独有的现象。”   事实也是如此,韩建河山对标的另外三家PCCP生产企业,龙泉股业、青龙管业、国统股份2015年均出现业绩下滑。   不过,即便如此,面对PCCP这一“政策性行业”的下滑,韩建河山也并没有拿出实质性的应对方案。“我们只有等着行业形势变好”,上述人士告诉长江商报记者,“这个行业里的企业都在跟踪大型水利建设的进展,我们得到消息,一些预计2015年开展的水利工程都会在2016年开始招标”。   2015年对于韩建河山来说,或许只是“小滑坡”,但对于江泉实业来说,却是“大崩溃”的延续。   江泉实业是由连续13年入选中国500强的华盛江泉集团控股的上市公司,前实际控制人为山东临沂沈泉庄村,目前的主营业务为发电、铁路专用线运输、建筑陶瓷生产、贸易销售等。   2012年-2014年,江泉实业营业收入连续下滑,有两年出现亏损。2015年6月,江泉实业控股股东华盛江泉集团分别与宁波顺辰、自然人李文签署股份转让协议书,以8.67元 股的价格,分别向后者转让13.37%和4.89%股份,宁波顺辰和李文成为江泉实业第一和第二大股东,自此,华盛江泉集团、沈泉庄村完全退出上市公司江泉实业。   长江商报记者2016年2月初联系江泉实业及华盛江泉集团宣传部,对方均表示会邮件回复本报,但截至发稿时止,仍未收到回复。   不过,即使易主求生,江泉实业也难掩颓势。江泉实业2015业绩预告显示,因为公司下属热电、陶瓷长期处于停产状态,铁路运输量大幅减少,预计2015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5000万元,亏损额度翻了20倍。   华西股份转型金控平台能否成功的关键在于人才,如果华西村能够引进高端金融人才、培养新鲜血液,那么金融前景可观;如果还是按老一套模式盲目扩张,将以交学费为主。   ――经济学家宋清辉 进入【新浪财经股吧】讨论相关的主题文章: